Leopard

我今天执意让救护车去了一趟孙疃,我不想放弃一丝希望,尽管老兵的儿子和医生都说没救了。我多么希望奇迹能出现一次,可是曹老仍然带着遗憾离去。曹老,淮北所有老兵,我去您那次数最多,与你感情也最深,我已经把您当作亲人。虽然我今天最后一次喊你,你没有搭理我,我想你能听得见。——麻匪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