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pard

我们听过无数的慷慨激昂,真正触摸到的,却大多是平淡生命里的热血、恐惧、勇气与遗憾。
     今天去看93岁抗战老兵虞亦勤爷爷,为这个参加过常衡会战,如今月收入仅九十余元农村高龄老人补助的爷爷带去元旦前大家捐助款1650元。
      我们在镇上的餐馆吃饭,他欢喜的很,一直笑,我问他爷爷你当年为啥参军呀。
      他突然一顿:伤心呢。
      1943年,溧阳社渚人虞亦勤19岁新婚妻子怀着六个月身孕在家做针线,突然村西头进来一队日本鬼子兵,挨家挨户搜姑娘,小妻子也被一起赶到村头草场上,其他姑娘婶子跑的跑,躲得躲,小妻子肚子重,跑不动,眼看着日本兵逼过来,一转身跳进了草场边的水塘里。
      在东头地里干活的虞亦勤正在干活,有村人跑来大喊你家出人命了,赶回去日本兵已经收了队。
     那年他20岁。
     如今他93岁,一直笑意的脸上,有泪长流而下:“她叫钱龙妹,天上的龙,妹妹的妹。”
      那天之后,虞亦勤一直找机会去参军,杀日本人,报妻儿仇。
      没多久,虞亦勤得知广德在招兵,连夜与村里其他两个小伙子一起赶往广德,成为100军63师189团2营6连3排9班一名士兵。从背子弹到成为班长,虞亦勤先后参加常德会战、衡阳保卫战,一个基层小兵的血勇白刃,无限故事,生死一线,容后再叙。45年后,感觉大仇已报的虞亦勤回乡务农,70年后,了无收入,膝下一女,与女婿两人均靠低保,全家唯靠外孙努力。
        遗憾么?我为我家人杀日本,遗憾什么。
        需要什么么?我是抗战老兵么?如果是,国家会承认么?

评论(2)

热度(16)

  1. YaYatheGreatLeopard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