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pard

那个凛冽冬天的午后,我们终于找到了郑老太的家,老人已经久病卧床多时,但是半梦半醒中却不停说着一个名字。老人的儿子说,那是他母亲从未提起过的名字,他父亲的名字。
他后来过得如何?他有没有寻找过大陆的妻子?他是否一样思念着她?我终究没能找到那个去往台湾的普通军官。这些问题,我也永远无法回答了。这种无力的愧疚,将永远伴随着我。
“你抛弃了我,我独自撑起了家庭,养大了我们的孩子,熬过一次次运动的折磨,我不再提起你的名字,我用一生的时间去恨你,去忘记你。但是在最后的时候,我仍在想你。”
郑老太,在天堂,和你的他团聚吧。
也许最深沉的爱,从来都不是恨。
南京战干团抗战老兵,郑学怀2015.9.14.去世。

评论

热度(2)